上古藝術館此次的陳永森義拍會相當成功,和吳三連基金會的合作成功的拉抬形象,也在媒體廣宣上佔得一個制高點,和副總統同台更讓公司信譽獲得背書,並開創了義拍的先例,是非常成功的結合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拍賣冷清,結果不讓人意外,但是對於一個有才華又有歷史地位的畫家作品而言,似乎有些委曲,在此筆者大膽的為陳永森作品做個分析和預測,並提出個人建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陳永森有著輝煌的經歷,兩度獲得日本最高榮譽「白壽獎」,又在第八回日展,同時囊括所有獎項:日本畫、油畫、雕刻、工藝和書法。在台灣也獲台展特選兩次。這樣突出的表現,自然是受到藝術史上的肯定,然而藝術品的市場價格和藝術價值並不是等價的關係,並不是擁有高度的藝術評價就會有市場高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個畫家的作品價格訂定可粗分為分三個階段:市場測試、籌碼釋出和爭奪流通三個階段。一個新興藝術家在初期辦展覽,以低價讓人人都買的起價格入市,這時候的重點是市場有沒有人接受並且看好作品的未來性,進而願意購入收藏,這個我們稱之為市場測試階段,很多畫家一鳴驚人,也有藝術家始終進入不了商業市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等到作品粗具知名度,也有固定收藏對象之後,就到了籌碼釋出階段。這時候藝術家開始不用擔心接受度的問題,開始要創造有口碑的精品,並且持續創作,這個階段的價格開使上漲,好的作品會吸引更多藏家,更多的畫廊業者願意辦展並且協助行銷,作品開始大量釋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當價格站穩一定價位後,又或者是藝術家去世,作品開始變的更為搶手,在拍場上會有大量的競價,畫廊也能高價的迅速成交,也就是進入了爭奪流通的階段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基本上有從最初階段開始歷練,慢慢的過渡到最後階段的藝術家作品,通常都有高價格、快速流通的特性,但是沒有經歷過前面的考驗,市場上沒有公允的價格參考,也不確定藏家的接受程度,這樣一來作品價格自然不穩定,藏家收藏的意願也不高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陳永森由於在世時做人高傲,得罪台灣和日本畫界,因此沒有業者願意辦展,自然沒有畫作流通,而吳三連先生身為陳永森姐夫,變成了唯一的收藏者,總共有900多幅作品由吳三連基金會所收藏。在沒有畫作的流通下,定價變的格外困難,沒有交易紀錄和行情參考,要藏家收藏自然困難重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即便有大企業家欣賞畫作而收藏,也是基於愛好之心,並不會有流通求售的念頭,因此市場參與者非常少,沒有流通的可能就不會有漲價的空間存在。以陳永森作品看來,會願意收藏的對象只有欣賞的藏家和公部門的博物館而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次的拍賣中,拍出的最高價為700萬,平心而論,已經直追月初藝流拍賣最高價洪瑞麟的礦工作品,未來能否有空間再突破,困難性相當的高,而上古過高的流拍價,也是作品未來成長的障礙,在景氣不好的下半年,國內尚無作品可拍到破千萬,但是此次拍賣中,第三號以及第八號作品都拍到1200萬,因無人再出價而流拍,上古未能落槌成交,頓時失去了作價空間,實屬遺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業界中,涇渭分明的作風,也讓上古成為單打獨鬥的孤鳥,要以一己之力來做第一和第二市場,實在是太吃力了些,跨界通吃的行徑,也讓其他的畫廊業者不願意參與,耳語風聲不斷,這都是扼殺精彩作品價格的因素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綜合以上分析,筆者認為未來陳永森的成長性很小,流通也非常困難,很可能會變的曲高和寡,甚至是有行無市,如果希望價格能夠成長,除了期待景氣好轉之外,最重要的是要讓900幅的畫作,在各個畫廊之間流通,雨露均霑,市場才能做大,精彩的作品才能享有高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最後談到順序問題,如果吳三連基金會能事先巡迴辦展,舉行研討會之後,再行舉辦義拍會,效果會更好,在景氣不佳的現在,直接送拍場換現金的動作無疑是殺雞取卵,只會失去更多未來的可能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希望全台灣的策展人動起來,為台灣藝術前輩盡一點力。

gallerieyuana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